玛丽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玛丽小说网 > 似水流年 > 第4章

第4章

这时,一直闷声不语的路东忽然说话了:“你们别吵了!苏烨,要真在你那我不怪你,还我就行,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当时睁大了眼睛,忽然无奈的摇摇头,示意刘正和邓明明把我放开。气极反笑,我就这么冷笑着指着陈超的鼻子:“你放心,爷爷今天不打你,怕脏了手!还有,我做过的,我一定承认,没做过的,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点头的!老子平时是爱算计,可那都是老子自己的钱,绝对不会占别人一个子儿!”我说完“嗵”的把门摔得山响。

在楼道里,我头脑木然的一片空白。我是真的什么也思考不了,事情太过突然,将我打得措手不及,心里说不出的委屈。这些人怎么就能把谎话说的眼都不眨,明摆着串通一气挤兑我,尤其是陈超,妈的!混蛋!怪不得看他第一眼就浑身别扭,果然是老天专门派来堵心我的!

我摘下眼镜,拼命揉揉发胀的双眼。虽然有句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后面还有一句呢,只是未到伤心处。我现在是伤透了新,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委屈。心中只想到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抬起头,忽然发现有个人站在水房门口往我这边瞅,我赶忙戴上眼镜来掩饰微微发红的眼睛,朝那人哑着嗓子招呼了一声:“还没睡!”是戚威,他脸色铁青,一张脸皱得比我还难看。只是睨着我,斜靠在水房的门框上抽烟,没说话。

我们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他将烟头甩在地上,狠狠用脚碾碎,过来揽住我的肩膀:“走!进屋!我都听到了!”

我一进屋,刘力新就热情的招呼我:“呦!我的五弟弟,可想死我了!怎么才来!”我没说话,只是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刘畅埋头整理东西,知道我进来没回头,只是把头埋在柜子里和我打招呼:“小五子,你来了!”见我没说话,回过头来,看看我又看看戚威,眼里充满询问。戚威只说了一句:“他今天睡咱屋。”就带我往里走。崔小晰觉出事情不对,从床上探出个头来:“小五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张了张嘴巴,可发不出任何声音,我好累。戚威冲他摆摆手,示意大家该干嘛干嘛,回头再说,崔小晰会意的又倒回床上继续看书。

屋里很安静,戚威帮我脱下外套,轻轻的对我说:“好好睡觉,明天一起来什么都过去了!”我点点头,和衣倒在他的床上。我摘下眼睛放在枕边,枕头上是戚威喜欢的果香洗发水的味道,我每次一闻到他头上淡淡的果香就笑他自恋,他总是得意洋洋的冲我挑挑眉,一脸痞气的笑,然后伏到我耳边说:“我更喜欢你这花香。”

临睡前,我最后看了他一眼,他轻轻的用嘴形说着:“别多想,好好睡!”我安心的闭上眼睛,没一会就见到了周公,我想,我是真的困了。

半夜醒来,我看着戚威近在咫尺的睡脸,心脏忽地有一拍漏跳。他用双手揽着我的肩,将我整个人包在他宽厚的胸膛里。我没动,只是又闭上了眼睛。也许,我真的是个懦弱的男人,竟然窝在这个怀抱里睡得心安理得,一夜无梦。

第 9 章

从那天之后,我就再没回到宿舍去睡。我没法面对那些人,无法和那些用言语深深伤害过我的人相安无事,这也许是一种逃避。

在我睡到戚威宿舍的第三天,学校开始有人找我们谈话。说是询问情况,其实就是调查。路东卡里的钱已经被人统统取走,一分不剩,这就证明肯定是内贼干的。因为没有哪个捡到卡的人能高杆到连同密码一起破译。

老师的问话也在周旋,也只是问了一些有没有见过或是丢卡时在干什么之类的话。我的回答密不透风,因为我根本没做过。即使老师听到什么不利于我的话也不能引导我做出错误的回答,那是诱供,根本不具法律效应。

调查之事不了了之,学校也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不想将事情声张。

就在案发的一个星期之后,戚威一脸兴奋的冲进屋里大声宣布:“偷路东卡的人找到了!”他眼睛邪亮,从未见过他那么高兴。我是觉得无所谓,是谁不是谁又怎样。

整个屋子的人都沸腾了起来,一劲嚷嚷快说快说,他没管我的表情多不以为然。提高了嗓门,报出了两个字:“陈超!”我顿时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我摇着戚威的胳膊。“陈超!就是冤枉你最凶的那个王八蛋!”果然,那么极力的栽赃给我。果然,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他不是善类。

后来,戚威在大家的逼问之下,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戚威那天看老师找我谈完话就没有下文了,觉得很不甘,就找到老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