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玛丽小说网 > 酒与枪 > 第46章

第46章

巴特发出了一声货真价实的呻吟,然后警告我不要把那种可怕的猜测塞进他的脑子里去。

“他们两个这样的连环杀手相遇之后,难道会选择帮助对方吗?我怀疑他们就算是相识,也只会想要杀了对方。”赫斯塔尔评价。

“为何不会呢?”我问他,“想杀了对方和想确保对方不被别人抓住,这两个意图之间有矛盾存在吗?”

而他说:“礼拜日园丁还把人尸体的一部分装饰上花朵作为礼物送给别人呢,这难道不是已经存在的矛盾吗?”

“大部分人会说‘死亡’和‘爱情’这两个词之间并没有矛盾存在,我相信对于那份礼物所代表的意义,礼拜日园丁也是这样想的。而如你所知:‘一切活的东西之所以区别僵死的东西,就是因为它本身本质包含着矛盾的本原。’”我回答。

于是赫斯塔尔向着我眯起眼,露出了那种动物撕咬什么东西之前会显露出来的表情。他用一种会令人感觉到不愉快的语调说:“《浮士德》。百科全书小姐。”

我没有感觉到不愉快,但是我真的讨厌别人管我叫“百科全书小姐”。他准是从阿尔那听到过我的这个绰号,在这方面阿尔巴利诺的嘴巴就是这样不严实。

“所以你要小心梅菲斯特自地狱的呼唤,阿玛莱特先生。”我提醒他,当然,作为反击。

而赫斯塔尔就是这么一个烦人的家伙,他用那种百试不慡的讥讽调调反问:“你是觉得我要小心古典音乐了?”

我真的很想冲他翻白眼,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最后我到底克制住了这种冲动没有。

“除非你指望礼拜日园丁和维斯特兰钢琴师在互相厮杀,而在这个过程中园丁能把你抛之脑后。”我对他说,“否则,他肯定还会再来的。”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听从这个建议,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很悬。总而言之,他只是露出了一个瞧上去意味深长的笑容。

最后,笔录当然没录出什么来,巴特可能指望赫斯塔尔回忆一下他最近是不是实打实地招了礼拜日园丁本人,而赫斯塔尔当然不觉得他认识的人中谁是礼拜日园丁。

我猜,巴特本人也没寄希望于案子就这样告破了。

反正事实就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礼拜日园丁调戏了赫斯塔尔一把,证据还没确凿到巴特能明目张胆派警员保护他的程度。要是让巴特去给他的上司解释“从园丁布置案发现场的意图上来讲,他形而上地拍了阿玛莱特先生的屁股”,那我们中间肯定会有一个人被送进jīng神病院。

总之,这就是今天发生的全部事情。

因为出勘现场耽搁的那部分时间,阿尔不得不又回法医局加班了,而赫斯塔尔拒绝了我的晚餐邀约,因为或许你桌子上被一个变态杀人狂放了一束花的时候,你不会很有胃口吃晚饭。而我又实在不想只跟贝特斯出去,他虽然人很好,但实在不是个谈话的好伙伴。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边悲惨地喝威士忌一边悲惨地写日记,我说不定写得有点太多了,中间有点内容超出了我和WLPT签订的保密协议的范畴,或许等我明天起来会涂掉其中的一部分。

又或者我明天会死于宿醉,我可能真的有点喝太多了。

注:

[1]“一切活的东西之所以区别僵死的东西,就是因为它本身本质包含着矛盾的本原。”

——歌德《浮士德》

[2]《梅菲斯特自地狱的呼唤》也是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一支圆舞曲的名字。

第13章 薄荷草的隐喻 01

“嗨,”奥尔加拿这句话作为自己酒吧之夜的开头,“很高兴看见你还活着。”

“我觉得你如果看见我变成一具插满鲜花的尸体,可能也会挺开心的。”赫斯塔尔刻薄地回答。

奥尔加只是向着他微笑,表情坦然:“别这样说嘛,你知道求知欲和快乐并不是一回事。”

周五——距离礼拜日园丁不得体地把白色花束放在赫斯塔尔·阿玛莱特的桌子上已经过了整整十二天,维斯特兰市的枪击案死亡人数还是高居不下,倒是没有什么新的连环杀手造访城市。

当赫斯塔尔在酒吧吧台附近的老位置上坐下的时候,“老子要辞职”酒吧里一如既往播放着舒缓的音乐,却诡异地配着乱闪的霓虹灯,搭配出一种近似jīng神分裂的效果;怪不得虽然奥尔加指天发誓这家店有整个维斯特兰市最好喝的jī尾酒,店里的人却还是不太多。

阿尔巴利诺照例坐在奥尔加一侧,摆弄着一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